民国传奇(十二)

推荐阅读: 五月泠哈利·泽维尔[综英美]朗星[综]斑的姐姐是英灵飞灰重生七十年代男知青热搜预定偷香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快穿)我是渣男天命为皇魔道小姐姐[快穿]皇叔心尖宠:王妃要翻墙[综]个性是穿越我是女炮灰[快穿]他的人设不太行[综]她来自地狱朕重生后霸气侧漏[星际]ABO垂耳执事百炼成神

重建沪上军统组织。

这绝对不仅仅是表面听起来那么简单, 将一个已经破碎的组织推倒重建, 其中的难度不言而喻。

但里面蕴含的意味也十分清晰。

上头将重建的任务交给邵瑜, 而不是交给别人,这意味着,邵瑜会是新军统组织的负责人。

卧底成为组织老大,也算是卧底生涯的巅峰。

但邵瑜要面临的困难十分明显,副站长李远叛变, 大批军统人员被捕,原站长英勇就义, 如今留下来的全是些散兵游勇, 甚至里面还说不清楚到底有没有隐藏着东瀛方的卧底。

在上前线和继续卧底之间, 邵瑜选择了继续卧底, 上前线的机会很多,但这次的机会却万年不遇, 此次若能扛住了, 等到日后抗战结束内战开始之时, 说不得等重庆那位飞机失事了, 邵瑜还能趁机接替那位的位置。

若非沪上军统站实在没有一个能够扛得住事的人,重庆那边也不会将这个任务交给邵瑜,相较于旁人来说,邵瑜虽然资历很浅, 但能力很强,他加入沪上军统组织不久便有了非常突出的业绩,还曾经出国留学, 最重要的是,邵瑜的父母家人全在重庆,邵瑜的命脉在重庆,这样的人很难叛变。

邵瑜目前动向有了变动,自然要重新向组织汇报,他再次回到法租界,听到邵瑜不用离开沪上,枫树很是松了一口气,而听到邵瑜的新工作,他也颇有些无语,毕竟能卧底闹成这样,也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邵瑜很快就开始展开沪上军统站重建事宜。

副站长李远叛变牵扯出一大批军统人员,这些人员里又有很多人叛变,如今为了将原本沪上军统站的人一网打尽,这些人员又四处攀扯,甚至被东瀛方的人带着在各个街口认人,邵瑜想要召集自己原来的同事,也十分艰难。

只是原军统站面对这样的局面,倒是给了邵瑜一个借机洗牌的机会,可以将自己的人安插进去,他很快将自己扩招的想法上报给重庆方面,重庆方面倒也爽快,给了他一笔活动经费,就让他放手进行扩招之事。

邵瑜很快就将捡到的两兄弟安排进了军统站,接着两兄弟又介绍了几个青帮的人,而红党那边也出了两个人,再加上原军统的两个同僚,一个简易的班底算是组成了。

重新组建的军统站,很快接到来自重庆的第一个任务:刺杀叛变的副站长李远。

邵瑜也知道这个任务既是重庆方面对他的考验,也是一次立威行为,震慑那些企图叛变的军统内部人士。

这次行动的成败,也代表着新建立的军统站能否取得重庆方面的认可,甚至关系到后续重庆方面给予的扶持资金数额。

“三水,大头,观察结果如何?”邵瑜问道。

邵瑜怕被叛变的同僚们认出来,因而没有亲自出去观察,而是让郑三水和王大头这两个没有在同僚面前露过脸的人出去侦查,这两人先前混青帮的,也算有一些相关经验,加之邵瑜又提点了一番,做的也算有模有样。

两人很快就打探到了李远的下落,军统的叛徒们一共有十人,这十个人并没有聚集在一起,李远和另外两个人住在一起,他们三人并不是单独居住,而是被东瀛特高课的人关押在一处安全屋里。

这个安全屋位于虹口区,距离宪兵司令部不过两条街,且安全屋里还有特高课的人陪同他们一起,既是保护,也是看押,邵瑜的人手想要接近,很难。

如今虹口区里到处都是东瀛移民,华夏人待在里面备受歧视不提,稍有举动就会引起东瀛人的注意,因而想要在安全屋刺杀李远,几乎不可能。

新军统站的人这些天凑在一起,也不知道开了多少次会,只是一直还没有拿出一个合适的办法,一开始的想法是在饭食里投毒,但并不保险,毕竟第一个人吃了之后,后面的人也不会明知有问题还继续吃下去,这样既不能确保杀了李远,还很容易暴露意图打草惊蛇。

而后他们又提出远程狙击,只是远程狙击的条件实在苛刻,这些人里也就邵瑜枪法好一点。

是的,如今邵瑜的枪法最好,他刚加入军统站的时候表现的是一副不会用枪的菜鸡模样,但很快他天天在靶场练枪,表现出了让所有人惊叹的“天赋”,邵瑜也顺理成章的得了一个“神枪手”的称号。

但哪怕有个神枪手,想要狙击也没那么容易,一来安全屋附近没有合适的狙击点,二来没有□□,三来进行狙击只有一枪的机会,哪怕是邵瑜也无法保证能够一击必中。

“他们平时活动时间怎么安排?”邵瑜问道。

郑三水很快就说起三个叛徒平时的活动情况。

这三个叛徒,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几个街口乱逛,在特高课的监视下指认军统站的人。

郑三水毕竟不是专业人员,他的描述都十分笼统。

邵瑜问道:“他们大概几天换一次街口?”

郑三水答不上来。

邵瑜又问道:“按照他们的行动轨迹,下一个转移的街口会是哪里?”

郑三水又答不出来。

邵瑜随手拿出一张街区地图来,在几个已经侦查到叛徒们已经待过的街区,穿点成线,能够明显看出他们的行动轨迹,邵瑜指了指地图上的一点,说道:“他们下一处行动地点,很可能在这里。”

很快,邵瑜就派出人员,去侦查那一处叛徒们下一步可能会去的东南街。

邵瑜派出去的人员还没有回来复命,却有人带了惊喜回来。

“站长,你看我带了谁回来!”杜方笑着说道,脸上带着一种他乡遇故知的喜悦。

邵瑜视线转过去,便见到一张十分熟悉的面孔,他从前在三队的同僚,从前行动时总是跟在他身后的队员:张袁。

张袁此时脸上也带着喜悦,朝着邵瑜说道:“邵队,没想到我还能活着见到你。”

邵瑜却没有他们那样高兴,眉毛微皱,转而指了另一个同为原军统站的同僚,说道:“刘伟,你带着张袁到隔壁房间,让他对这段时间的行动做一个汇报。”

“邵队,这没必要吧,张袁是老军统了,这段时间肯定四处藏着避开东瀛人,还有什么好问的。”刘伟笑着说道,他和张袁关系还算熟稔,新军统站里加入了很多奇怪的人,他跟这些人相处总觉得有些不自在,如今难得见到一个之前的同僚,因而也不愿意张袁被邵瑜这样怀疑。

邵瑜眼神有如利剑一般看向刘伟,自己虽然重建军统站,但是在这群人当中,依旧没有太高的威信,若是换了沈风在这里,恐怕刘伟就不敢像这样当面质疑。

刘伟被他这么一盯,似乎从来没有见过邵瑜这个样子,整个人就像是阴影中的一只雪豹,让人忍不住想要向他臣服,刘伟也不敢再出声质疑,而是老老实实的带着张袁去了隔壁。

一旁邵瑜安插进军统站的红党人士被邵瑜看了一眼,立马也跟在刘伟二人身后进了房间。

邵瑜又拉着杜方去了另外一个小房间,说道:“你将与张袁会面的过程仔仔细细的告诉我,从头到尾,不要有一丝遗漏。”

杜方和张袁、刘伟不同,杜方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军统,他是重庆那位的人,此次重庆也是通过杜方,向邵瑜传达重建沪上军统站的命令,也是杜方拿出了那台十分关键的电台,因而邵瑜会怀疑别的军统人员,但绝对不会怀疑杜方。

杜方听他这么说,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将他与张袁会面的过程一五一十的说了。

邵瑜并没有让杜方参与刺杀叛徒的准备工作,而是让他负责在外面寻找军统站四下散逃的人员,只是这项工作开展一直不太顺利,张袁是这些天杜方唯一一个联系成功的军统人员。

哪怕张袁没有问题,邵瑜也打算给他扣上问题,他已经打算将新建的军统站全部洗成自己的人,至于老军统站的人,留乐杜方和刘伟两人就已经足够给重庆交代,更何况,他刚刚看见张袁的面相。

内里藏奸。

人的面相是会改变的,从前张袁可不是这样的面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张袁当时没有表现出任何恶念的原因,但如今张袁这样子,脸上的恶意挡都挡不住了。

“他说他这段时间一直藏在淮水路?”邵瑜问道。

杜方点了点头。

邵瑜说道:“淮水路那边确实是个隐藏的好去处,可刘伟之前去过淮水路,为什么当时没有发现他?”

杜方微微一愣,刘伟找人还算仔细,且这两人关系不错,而杜方若真的隐藏在淮水路,没有道理看到刘伟却不出声。

“他很急切的要求和新军统站建立联系吗?”邵瑜又问道。

杜方点了点头。

邵瑜心念一动,突然又问道:“在你提到新建军统站之前,他有没有提到‘新’字。”

杜方摇了摇头,说道:“张袁只是迫切的想要联络上我们,他一直说想要重新投入战斗中,我跟他说了重建军统站的事情。”

“张袁了解军统的纪律,但依旧表现得如此急切,很大概率已经叛变了,这个人留不得。”邵瑜斩钉截铁的说道,若是此时军统站的力量壮大,还可以借张袁为诱饵,进行反围剿,但如今就这么几个人,躲藏还来不及,根本做不了太多事。

“可是……”就这么给往日的同僚定罪,杜方有些不情愿。

邵瑜直接说道:“没有可是,你以为我们现在在做什么,稍有不慎,整个国家都没了,我们身后没有退路,不能冒险!”

杜方顿时沉默了下来。

“我们没有时间慢慢审讯,凭着这些细节已经足够给他定罪,这个地方我们也不能待了,必须尽快转移,杜队长,你也是老军统了,李远的亏我们难道还没有吃够吗?”邵瑜说道。

杜方神色暗淡,最终开口说道:“如果真的要动手,让我来吧。”

邵瑜顿时明白了杜方的意思,对于旁人来说,杀了一个张袁便杀了,但对于刘伟却不一样,这两人关系好,轻易杀了张袁会惹来刘伟离心,而杜方为了邵瑜的工作更好展开,决定由他去趟这个雷。

“等你将人送出去后动手,不要担心,我会在你身后跟着。”邵瑜说道,他不是怕杜方心慈手软,而是怕张袁还留了后手。

杜方也明白邵瑜的意思,点了点头。

很快,刘伟那边的结果也出来了,他将问询记录递给邵瑜。

邵瑜草草的看了一眼,上面记录的十分详细,若不是邵瑜看出张袁面相不对,此时恐怕已经被这样详细的经历给糊弄过去了。

张袁抓的时间点很好,若是往常,对于失联太久的成员,军统站肯定会进行细致的调查,但如今军统站严重缺人,肯定不会再分出人手去细细调查,而是询问得出一个差不多的结果,就会重新启用张袁。

但张袁倒霉在碰见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邵瑜。

张袁心下还有些得意,他已经记住了这个行动据点的位置,也得知了邵瑜他们下一步的计划,只等他离开这里,立马就喊人过来,将邵瑜这些人全都一网打尽。

张袁并不是被策反的汉奸,他本来就是东瀛人,因而他的行动是完全不受限制。

“张袁,问询是必经的流程,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请你理解我们。”邵瑜握着张袁的手,十分亲密的样子。

张袁也回握他的手,说道:“我理解,这都是应该的,不过我和你们脱离太久,迫切的希望重新拿起武器,为军统站再次战斗!”

邵瑜十分感动,说道:“好!军统站就需要像你这样有能力,又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好同志,你直接负责二队的工作,接手杜方手里的事情,联络失联的同志们。”

杜方朝张袁笑了笑,他可没有邵瑜那么好的演技。

此时张袁浑然不知,和他称兄道弟的人脑子里已经在筹谋着如何杀他了,邵瑜未免发生意外,也没有跟张袁透露更多细节,甚至还一再强调这个地方以后就是他们固定的据点。

等到张袁和杜方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而等人一离开,邵瑜立马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直接让他们准备撤离。

说完之后邵瑜也不等他们有所反应,就立刻跑了出去,跟在杜方和张袁身后,他远远的就看见杜方伸出匕首来,趁着张袁不注意,直接一刀了结张袁。

邵瑜走了上去,看了杜方一眼,拔出刀来,又在张袁的脖子上抹了一刀,说道:“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邵瑜见杜方还站在原地,似乎还沉浸在杀了往日同僚的不适应里,邵瑜也懒得管他,在张袁身上搜查了起来,张袁身上没有任何不妥当的东西,甚至连衣服领上间/谍标配的□□都没有,只是被邵瑜找了一把枪出来。

邵瑜看了那枪一眼,然后拔出弹匣来,递给杜方。

杜方借着月色,看清楚了弹匣上的两行小字。

“枪依旧是军统的枪,配的却是东瀛人的弹药。”邵瑜说道。

这无疑又是张袁间/谍身份的又一个力证。

邵瑜将那把枪仔细的收了起来,新军统站百废待兴,甚至连每人一把枪都做不到。

这个地方正好在苏州河旁边,邵瑜又拿出绳索来,准备将石头绑在张袁的脚上,杜方却在此时凑了上来,接过绳索开始打结,就好像他已经做过千万次一样熟练,然后面无表情的将人扔进了河里。

邵瑜见他这样,说道:“这些天,你也盯着点刘伟。”

“嗯。”

这一次杜方再没有半点犹豫,他是军统建立时就在的第一批军统人员,也是重庆那位处座大人的旧部,这些年来他一直被指太过心慈,因而这样明明资历很老的成员,却一直没有太大的升迁,手腕厉害一点的老成员,如沈风那样也已经当了科长,而他却一直只是个小队长,寻根究底,还是因为杜方这人太过重情重义。

至于刘伟虽然和张袁走得近,但邵瑜也知道刘伟没有叛变,只是他想进一步将杜方、刘伟这两个老军统和其他人分割开来,这样更方便他后面的行动。

新的行动据点很快就找到了,是在一处两层的商铺里,商铺底下一层是茶铺,上面一层是空着的,后面也有一个后院,若是前面来人,也可以从后院逃脱。

而这边侦查人员,也确定了三个叛徒下一步动向,确实是东南街。

邵瑜仔细的看着地图,指着东南街上的一个点,“天兴书院。”

天兴书院虽叫着书院的名字,但却是一个听评弹的地方,这建筑面积不小,里面也很复杂,能吃饭、喝酒、听评弹,还能赌/博,且因为这样的原因,里面的人也很复杂,有老沪上人,也有看场子的青帮人士,还有一些想要领略华夏文化的洋人。

最巧妙的是,这条街上,天兴书院是最大的建筑物,因为占据街口的缘故,视野极其开阔,因而若是三个叛徒想要在这条街寻找原军统站的人,肯定绕不开天兴书院。

且邵瑜推测,李远之前是军统站副站长,是另外两个叛徒的头头,那么即便如今叛变了,这三人之间的关系里,估计还是以李远为主,而这样视野极佳的地方,这两人肯定要让给李远来坐镇,而他们就负责在东南街上四处闲逛碰人。

邵瑜的推测没有出错,李远三人换地方之后,李远直接由两个特高课特工陪同上了天兴书院的二楼,在二楼包厢的阳台上,李远站在上面居高临下,整个人看起来还真的有几分大佬的架势。

邵瑜此时已经提前带人埋伏在天兴书院对面的一栋二层小楼里。

“站长,现在直接动手吗?”郑三水问道。

邵瑜摇了摇头,指了指天兴书院外面报摊边上,一个身着灰色风衣站着看报纸的男人,和马路对面路灯下穿着藏蓝色长衫左右张望的男人。

“李远可是重要人物,怎么可能只派一个人保护他,这些都是特高课的暗子。”邵瑜说道。

他只点出了两个人,但隐藏在暗地里的人怎么可能只有这两个。

“那怎么办?”郑三水问道。

邵瑜早有安排,所有人都是其中一环,但巧妙的是这些人却都不知道自己行事的目的,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环,会由邵瑜自己亲自动手,他给李远设好了局,让他不得不入这个局。

很快,一声枪响。

枪声由远及近。

而此时天兴书院里,此时也有枪声响起,书院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一楼的人全都尖叫着喊了起来,二楼的人倒还没那么惊慌,而此时混在二楼赌场里的王大头,趁机在赌桌上抓了一大把筹码。

“抢筹码啦,抢到就是赚到!”人群里有人喊道。

输红了眼的赌徒见了这情景,立马也跟着学了起来。

“小瘪三,你们干什么呢!”看场子的人顿时大急,整个赌场更加混乱了。

王大头抱了筹码跑在前面,一大堆人有样学样的拿了筹码跟着他跑,王大头目的明显,径直往李远所在的包厢跑,就跟开火车一样身后带着一大串人。

包厢里突然涌进来一堆人,也吓了李远和那个特高课特工一大跳,这么多人,哪怕那个特高课特工掏出枪来都不太好使,王大头也没搭理李远,直接将手里的筹码一抛,然后他自己又跑了出去。

李远和两个特工倒没有因此受伤,甚至依旧紧紧挨在一起都没有分散,而那一堆人想跑却没那么快,混迹在人群中,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只黑手来,手里拿着的匕首直直的刺向李远。

人员这么混杂的情况下,李远神经高度紧张,一直防备着有人借机动手,他身子往后躲了躲没有被匕首刺中,立马喊道:“快走快走,这里不安全了!”

但此时这个小小的包厢里实在是挤了太多的人,暗中试图下手的黑手找不到,带人进来的火车头也已经跑了,两人害怕还有人借机下手,因而想着还是尽快脱离这地方比较好,最终他们的视线不禁落在一旁的阳台上。

天兴书院的二楼很高,他们包厢的阳台,离隔壁包厢的阳台也不远,成年男子爬上去,很容易能够一脚跨过去。

而邵瑜,此时正站在对面的二楼,手里拿着一把□□,躲在窗户一角,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包厢阳台。

无论李远往左右包厢,还是往楼下跳,他都已经算计好了。

他需要的只是李远静止的一两个瞬间而已。

他没有专业的□□,只有一把□□,因而难度更大,但福祸相依,在开枪之前,□□比□□更难被发觉。

很快,李远就做出了他的选择,他打算向左边的包厢转移,但他这样做,肯定要有人先探路,其中一个特高课特工此时就是他的探路人,他率先爬上了阳台,接着伸了腿,整个人挂在两个阳台之上,这特工往下看了一眼,愣了一瞬接着便十分坚定的跳了过去。

隔壁的包厢空空如也。

左右两个包厢都是邵瑜派人预定的,此时里面当然没有人,见到里面没人之后,那特工更加放心了,便招呼着李远往这边转移,而另外一个特工此时还陪在李远身边,神情紧张的左右张望,而邵瑜虽然在对面二楼,但一直十分小心,没有露过头。

此时眼见李远上钩,正好爬上了阳台,邵瑜直接抬枪,就像是练习了千万次一样,一枪直直的射向李远的头部。

邵瑜短暂露头,打了一枪立马就缩了回去,接着朝身边的郑三水说道:“我们走。”

甚至不曾看一眼结果。

而那边李远原本视线还看着下面,他人挂在两个阳台之间,耳边还能听见底下车水马龙的热闹场景,但很快,他听见了一声枪响,接着似乎有什么湿润的东西落在他身上。

原来是血。

李远恍惚的摸了摸后脑勺,接着整个人直接往后倒去,从两个阳台中间直接掉了下去,正好落在报亭之上。

“啊!”原本正在努力收拾报纸的报亭老板,此时从天降下一具尸体,吓得连东西都不敢收拾了,丢下报摊直接跑掉了。

街道上更加混乱了,街面上那两个便衣东瀛特务,此时举着枪直接冲到了邵瑜二人先前待着的两层小楼上,只是早已人去楼空。

这个二层小楼所在的商铺原本是卖成衣的,但因为生意不好倒闭了,原本的房东又逃难离开了沪上,因而这栋小楼闲置了下来。

此时这个二楼,因为长久积灰的缘故,倒是留下了几个十分清晰的脚印,只是这脚印上没有半点鞋底的纹络,显然这个动手之人十分小心谨慎,为了避免被人认出鞋印来,提前在鞋上套了两个鞋套。

对于脚都如此小心,那定然也不会留下指纹这类东西,果不其然,这个房间里,除了从脚印上看出来曾经有两个人,几乎没有留下半点暗杀者的痕迹。

邵瑜原本的打算,先是通过枪声制造恐慌,给了李远等人一个此地不安全的感觉,接着王大头在赌场借机制造混乱,伺机接近李远,将所有人都堵在那个巴掌大的小包厢里,然后通过一闪而过的匕首,逼迫李远等人做出选择。

包厢里人挤人,哪怕两个特工对着哄闹的人群开枪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且这挤在包厢里的,不是别的人,而是赌徒。

赌徒输红了眼,从来都是要钱不要命的,恐怕枪顶在脑门上,这些人第一反应都是先把筹码给捡了。

这样混乱的情况下,为了保证李远的安全,两个特高课特工定然会想办法转移李远,而往哪里转移呢?似乎只有楼下和左右两个包厢了,楼太高了很容易将人摔伤,而阳台之间的距离卡得不远不近,对于身手矫健的成年男子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移动的靶子很难打中,且李远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特工,先前只有三个人在包厢时,李远也没有静止,而是始终处于移动的状态,邵瑜哪怕是个神枪,对于移动的靶子他也没有必然的把握,李远毕竟是个有思考能力的大活人,而不是头脑简单有特定飞行窥觊的鸟雀,邵瑜算计着自己的逃跑路线,他只有一枪的机会,因而必须将李远逼迫到一个特定的位置。

至于确认李远是否死亡,这是其他成员的工作,他们混杂在人群中,待在距离天兴书院不远的地方,亲眼见到脑袋上冒着血花的李远从二楼掉了下来。

邵瑜带着郑三水,直接从那个二层小楼上翻了出去,然后顺着这一路的屋顶逃出了这个街区,至于其他的人,因为他们不是直接动手人,只是找了几个容易脱身的地方放空枪,因而也全都成功逃离。

邵瑜逃出去之后,郑三水直接摘下鞋套,小心翼翼折叠好放进口袋里,邵瑜看了他一眼,十分赞许的说道:“你做的很对,这东西留在外面可能会成为证据。”

郑三水憨憨的笑了笑,说道:“都是完好的,扔掉怪可惜的,下次还能接着用。”

邵瑜一愣,他都忘了郑三水是苦出身,作风当然是艰苦朴素的。

两人回了新的行动据点,这时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他们作为围观者也确认了李远的死讯,此次行动大获成功,邵瑜第一时间便向重庆方面汇报这件事。

这段时间没有别的任务,邵瑜也没有闲着,因为新军统站里还有许多业务不熟练的人,邵瑜这段时间主要教给他们一些特工技巧,如何伪装自己和获取情报。

重庆方面的反应很快,半个月后,又派人送来了一笔活动经费,以及一个新的任务:刺杀东瀛方筹建伪政府的负责人加藤新友。

邵瑜很快找出最近的报纸来,上面有东瀛方即将在公共租界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筹建新政府的通告,但却没有加藤新友的照片。

此时距离新闻发布会只有两天时间,邵瑜所掌握的信息却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地点。

这样的东瀛方政府要员,他的身份地位自然和李远那样的叛徒不一样,李远虽然投敌,但也没过上好日子,每天都在辛苦巡街,十分费力的在人群中企图找到出逃的军统人员,这样的笨办法耗时耗力,而加藤新友这样的身份,平常肯定都有无数士兵随行保护,且出入肯定都是东瀛方要地,这样的人又没有任何信息流露出来,显然东瀛方对他的保护十分到位。

而重庆那边,没给任何资料,甚至连人物照片都没有,就要求刚建立的沪上军统站刺杀这样的人物,通过刺杀来达到阻止发布会准时召开的目的,这样的要求完全是异想天开。

先前刺杀李远,还可以说刺杀叛徒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但如今刺杀加藤新友,就完全是重庆那边自欺欺人了,杀了一个加藤新友,后面还会有加藤旧友,东瀛方只会更加小心谨慎,而不会放弃这个新闻发布会,这是东瀛方的战略大事,不是杀了一两个发言人就能阻止的,重庆方面希望彻底阻止,还不如在战场上用胜利来说话。

虽然山高皇帝远,但重庆那边又死死的握着活动经费,且如今军统站内部,还有杜方和刘伟这两个老军统,两人都盯着邵瑜,邵瑜哪怕觉得此行艰难,也要尽力一试,若是连试都不试,他这个站长也不用继续当下去了。

邵瑜将所有人都派出去打探消息,他自己也没有闲着。

邵瑜戴了一副黑框眼镜,又给自己换了一身十分体面的衣服,直接进了虹口区,还没进去就遇到了阻拦。

“华夏人?”拦住他的东瀛士兵用蹩脚的汉语问道。

邵瑜摇了摇头,用流利的东瀛语开口说道:“大阪人。”

那士兵听了,又问道:“移民文件呢。”

邵瑜低头,在自己手里的公文包里翻了翻,接着一脸歉意的朝着那士兵继续用流利的东瀛语说道:“出门忘记带了,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不如你跟我去拿?”

那士兵却说道:“下次不要忘记了。”

说完,朝着邵瑜鞠了一躬,接着就放人过去了。

这士兵不是拦着华夏人进虹口区,只是例行检查,若是真是华夏人,那就为难一二刷刷乐子,而邵瑜虽然没有什么移民文件,但多说了两句东瀛语,那士兵确认他不是那种只会一两句东瀛话过来凑运气的华夏人,便将人放进去了。

邵瑜进入虹口区,接着直接去了宪兵司令部附近,加藤新友这样的重要人员,便是住在司令部里面。

宪兵司令部外面有重兵把守,邵瑜哪怕从这边经过也不敢东张西望,毕竟在这里一旦接受盘查,肯定会要求查看他的移民文件,这个东西他当然没有。

他在宪兵司令部附近的街道上转了转,想要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但整条街上都是风平浪静,路边都很少有小汽车经过。

邵瑜正想着招呼一个黄包车载他在附近转了转,接着眼睛一抬,忽然看到对面商铺门头上挂着五个大字:阿金照相馆。

这家照相馆门面挺大,比之前邵瑜在别的街道见到的照相馆都大,这地方离宪兵司令部又不远,他忽然起了点碰运气的心思。

邵瑜整了整衣服,端着一副东瀛人惯有的傲慢脸孔走了进去。

“这位先生?”照相馆的人见了邵瑜,有些迟疑的问道,他看邵瑜体体面面的模样,心下就开始猜测这是不是个东瀛人。

邵瑜眼睛朝上,就差用鼻孔和那个招呼他的小年轻说话了。

“我来取加藤先生的照片。”邵瑜用流利的东瀛语说道。

照相馆的小年轻闻言,立马吓了一跳,刚想开口说话,旁边正在算账的老板走了过来,将那个小年轻挤到了一边,笑着说道:“先生,我们都是些粗人,听不懂,您能说华夏语吗?”

这老板神情中满是恭谨。

邵瑜继续端着自己傲慢的东瀛人人设,白了那老板一眼,用口音十分别扭的华夏语说道:“我来取加藤先生的照片。”

老板闻言,立马说道:“先生稍等,我这边还得查一下,您先坐。”

老板又将小年轻拉到一边,吩咐他给邵瑜泡茶,甚至还叮嘱了一句:“这个东瀛人看着就不好惹,你一会小心一点,他要是打你骂你你就先忍着,大不了在他的茶水里吐痰,就当是给自己出气了。”

小年轻立马点了点头。

邵瑜习武之人,耳力不错,他听到了这话也并不生气,但看这老板这么熟练的样子,显然这种事情做惯了的,一次两次还好,若是多了被东瀛人发现了,这老板是要倒大霉的,因而邵瑜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一脸不悦的看向私聊的二人,问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不喝茶,快给我拿照片!”

照相馆老板听得心下一惊,立时也不敢继续皮下去,赶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先生稍等,马上就来。”

小年轻被老板推了一把,战战兢兢的看着邵瑜不敢动弹,邵瑜皱眉看了他一眼,说道:“滚出去,伤眼睛。”

小年轻忙不迭的溜了。

邵瑜倒不是刻意这么恶劣,作为特工人员,见到自己的人越少越好,他也完全不希望自己被这个小年轻记住。

很快,那老板就出来了,他双手端着一个盒子,盒子上是一个记录本。

老板将东西放下,当着邵瑜的面打开记录本,嘴里还问道:“是加藤先生吗?我似乎有点印象。”

邵瑜点了点头,问道:“照片呢?”

老板立马在一旁的盒子里找了找,接着找出了一张塑封好的照片来。

邵瑜接过那张照片,不过一眼,就觉得这照片上的人看着有些面熟,他飞快的将照片上这个人的脸印在脑海里。

紧接着,他放下了照片,一脸不悦的看向了那个老板。

这个过程甚至没有超过二十秒。

“我要的是加藤元一先生的照片,你给错了。”邵瑜十分肯定的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万字更新已发。

晚安,爱你们么么哒。,新m..??..???? ,,,

从南而生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小族长》祸害,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kuaichuanwoshizhanan.7fyd.com/8009094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