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推荐阅读: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快穿之还愿人生路总裁的幸孕甜妻拈花特工快穿之攻略生包子(综影视)鉴罪者陆一伟传奇我是好男人[快穿][综]非本丸内本丸[综]梦旅人戏精打脸日常复仇少爷小甜妻邪王霸宠:小萌妃,别想逃被系统爸爸养的咸鱼宿主[综英美]和死神躲猫猫[无限]七零年代小确幸清穿独宠太子妃村子里的服务生神木挠不尽仙医帝妃

一晃就过了年。

下午五点,办公室的暖风仍在安静运转,桌角的烟灰缸积满了烟蒂,有几个溢了出来。

梁在野靠在椅背上,疲倦地捏了捏山根,左手无名指戴着一枚婚戒,兜里还有一枚无处安放。

桌上扔着一支深蓝色的万宝龙钢笔,静静地躺在一摞合同上。

梁在野盯着它,肿胀的眼睛更加酸痛了。

这两天总会梦到文羚刚来梁家那一阵,不服输的小孩儿拿着脏兮兮的准考证跑到他常去的包厢蹲点,他走过转角时看见文羚正举着自己的名片和保安说“他是我叔叔,他要我来的,你惹得起他吗?”

同行的公子哥儿们笑得前仰后合。

于是梁在野就满足了他,拎着那只脆弱的小猫儿进包厢,让他好好叫叔叔,让他痛得身子都直不起来,腿上淌着细细的血丝。

他是只很难驯服的猫,从梁在野后背上大腿上留下了好几道指甲印,撑着一口气没晕过去,抓住梁在野的袖口,喘着气央求,让我上学吧,我想学画画。

他爬到书包边拿出一卷画纸,小心地铺平给梁在野看:“叔叔之前留下了这张画吧……我重新画了一张更仔细的……”

文羚咬着嘴唇,跪在他脚边,献宝似的问:“叔叔喜欢吗……?”

画上是一位戴珍珠项链的夫人,笔触细腻,构图远近有致。

梁在野哼笑,点燃雪茄吐了一口烟气:“你认识她?”

文羚懵懂地摇头,这是他在报刊亭的旧杂志上见过的女人。

梁在野告诉他,她叫傅歆雅。

傅歆雅病逝多年了,给梁氏集团留下一位继承人后撒手人寰,她是个讨人厌的女人,生了孩子还当自己是位大小姐,没喂过儿子一口奶,抛下四岁大的小儿子不闻不问去周游世界好几年才回来,回来以后儿子都上小学了。

她死了以后,梁在野从堆成山的首饰盒里拿了一条珍珠项链,其他的就锁在房间里再也没打开过。

葬礼上叔伯们问,你/妈死了你怎么不哭,梁在野说死得好。

因为这两幅画的缘故,梁在野施舍给了文羚一个审视的眼神,注视着他脸上嵌的那双柳叶眼。也许是被那双柔软多情的眼睛打动了,也许某些别的原因,梁在野把他带上了自己的车,问过他校考的成绩,说八大美院都可以。

文羚确实很乖很乖,不敢乱动东西,也不敢离他太远,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还老是想来牵他的手。

梁在野莫名抵触这个小孩的亲昵,经常甩开他的手,但又并不警告他下次不准这么做。

小孩还特意学了打领带,小蝴蝶一样飞过来给他系在脖颈上,弯着眼睛对他笑。

梁在野焦躁地扯下领带,就像急于把套在颈上的枷锁抛得越远越好。

工作太忙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孩不再撒娇了,老是心事重重地躲起来画画,像笼中的小鸟那样寂寞地望着房间里的窗户。

桌上的手机亮了,振动声在空寂的办公室显得极其刺耳。

梁在野接了起来,嗓音低沉嘶哑:“嗯?”

“李教授在我车上。”

“哪个李教授。”

“梁二公子发小儿李文杰。”

梁在野站了起来,拿上车钥匙走了。

年节已过,街上仍旧灯光红火,沿街店铺放着喜气洋洋的音乐。

梁如琢加班回家时买了一袋烤栗子,等红灯的时候都剥完了,一进门就把干净香甜的烤栗子递到文羚怀里。

“哇。”文羚抱了他一下,把心儿

还热着的栗子倒进嘴里,烫得直吹气。

梁如琢笑出梨涡,低头搓他的脸。精心养了这么久,终于给小家伙养胖了一点,摸着身上不全是骨头了。

文羚给他盛上炖了一下午的排骨汤和米饭当宵夜,托着腮看他吃饭。

看着看着就钻到梁如琢怀里,坐在他腿上跟着一块吃。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让彼此都不再寂寞的一个春节,两个人包饺子做年夜饭,裹着羽绒服跑到楼顶俯视街道,半夜跑出去蹲在墙角偷偷放小呲花。

梁如琢宠他跟宠小姑娘似的,不加班的时候全是亲自下厨给小孩调换口味,专门开辟出一个衣柜打扮他。

他也会强迫文羚去医院,但这种病不是说治好就能治好,除了手术,医生能嘱咐的也就那么多。文羚不爱吃药,嫌吃药胃难受,吃药吃饱了就没肚子吃别的了,梁如琢哄着他求着他,闹急眼了就上手掰嘴,一边安慰说乖宝贝听话,一边像喂猫那样把药片塞到他嗓子眼里,仿佛在什么事上都能娇惯着他的如琢,在吃药这件事上寸土必争,毫无商量余地。

梁如琢睡觉的时候偶尔会抱得他很紧,文羚被抱得有点喘不过气,就掰开他的手指让他松一点。

但那样梁如琢会突然惊醒,半睁开眼睛困惑地看他,轻声问:“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文羚决定还是好好吃药。

因为如果他死后梁如琢会为他难过一年,那么他希望梁如琢爱他。如果他死后梁如琢为他难过一辈子,他会希望梁如琢不爱他。

他发现如琢在给他办美国签证,但只当自己不知道,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如琢愿意带他离开,而不是像丢行李一样随手留下。

文羚忽然想要活久一点了,而且要认真陪如琢,他看起来很孤独。医生并没有下定论,但文羚预想自己还有二十年的生命,野叔不需要陪伴,他要全部给如琢。

半夜隐约有人敲门,他在梁如琢怀里睡得正迷糊,嗯了一声,把头埋进如琢怀里。

梁如琢蓦然睁开眼,拍了拍他后背:“乖,你睡。”

他坐起来,从枕下摸出一套指虎,披上风衣缓行至门口,没有开灯。

一阵冷风刮动窗帘,窗户是打开的。

梁如琢一惊,敏捷地向墙壁贴过去,不料竟有个黑影出现在他身后,一根铁链突然缠在了他脖颈上,勒得梁如琢几乎窒息,他用力扒着颈上的铁链,给自己留出喘息的空间。

“哥……”

梁在野紧勒着他的脖子,袖箍下紧绷的肌肉几乎要把衬衫崩裂。他按着梁如琢的头撞在防盗门的虹膜锁上,嘀嗒一声电子音响过,外边几个保镖破门而入直奔卧室。

“还知道我是你哥?怎么就不记得你睡的是你嫂子?”

麟潜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ABO垂耳执事》七夕番外 兔与鹰(免费)《败家也难》第五十章 归巢,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baiyang64.7fyd.com/8007305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